摘录

引言

作为开始,我要告诉你们我如何认识上帝和耶稣基督的,也要告诉你们我得到的证明和亲
身经历过的许多奇迹。

随后我会向你们叙述圣经里的几句话,它们对我尤为重要,正是这几句话让我更有决心走
跟随着唯一的上帝之路,你在讲道台上一般是听不到这些的。
在我的一生中,我见过很多人读书——但我从没看见谁在阅读圣经。就连仅仅听到圣经两
个字,他们都如同中了毒一样。如果被人看见在读圣经,那就简直是糟糕透顶了。仿佛是
要了他们的命。是的:那就永远不要靠近圣经!

我打算让你开开眼界,向你展示下圣经有多么神奇。开始阅读吧,看看你自己会有多惊
讶!

如果你付出了努力,你会得到智慧作为回报。

上帝说,要变得真正明智,我们须首先摆脱掉俗世的智慧。真正的智慧就是认真对待上
帝,全心全力爱上帝、相信他、寄希望于他,过去、现在,将来永远信仰上帝。阿门!
不要以为我的儿童时代过得规规矩矩,也不要认为我是个完美无缺的虔诚之人。“革命
者”和“调皮鬼”可能是更适合我。然而,我也一直都在帮助弱小的和受压迫的人,并且
十分鄙视那些喜欢背叛、欺骗、阴谋诡计、虚伪、伪善——尤其是像披着羊皮的狼似的
“好好先生”。我一直靠自己的力量在人生的道路上打拼着。当我需要帮助时,那些所谓
的朋友都躲得无影无踪了。

但无论如何:最好还是来阅读吧。你们不会觉得无聊的!


北海上出现雷暴和飞机引擎故障  


我仍然不明白为何我要进行这次飞行。这纯属自杀行为:一次“不归”的航行。

那天下午非常热,空气也很闷。你可以听到远处大海的方向,雷鸣不断,但在埃姆登,天
气还相当好。飞航实际上已经停了,我和其他几名飞行员一起坐在办公室里。突然办公室
门弹开,老板进来告诉我们说,一名乘客迫切需要到博尔库姆岛上去。“谁想在这种天气
里飞行?”他问道。大家相互看了看,谁也没吭声。我站起来说:“好吧,让我来。”我
常常飞重要人物、政府官员、演员、流行歌星等等,这次我飞的人是政府官员。我直接带
他上了飞机。他只带了一个公文包,没有更大的行李。

三分钟后,我们飞到了空中,这时天气变得更糟了。“天上的天气比地面上看起来差多
了!”我的乘客说道。他也为我必须在这种情形下飞行而感到抱歉,但他强调他在岛上的
会议非常重要。“还不是很糟糕。我们会没事的,”我回答道。而当抵达海岸线时,我看

到风暴前沿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云呈螺旋状上升,我知道如果我飞到这些云层里面,我们
这次飞行就会出问题。这时我应该停止航行掉头返回,但是我做出了相反的决定。我发无
线电信号说我们飞过了海岸线,随后就开始向黑压压的风暴飞去。一分钟以后,就像在地
狱里。能见度为零,倾盆大雨摇摆着羽毛一样无力的飞机。我深信,飞机可能随时都会被
撕裂。雷电交加,,围绕在周围的巨响让我以为我们可能飞进了冰雹之中。

雷雨使空气迅速冷却,这可能导致汽化器结冰进而造成发动机抛锚。我检查了汽化器并拉
动了给其提供暖气的控制杆;如果汽化器结冰了,发动机每分钟的转数将会降低至危险水
平。就在那时,发动机停止了,并且它每分钟转数降至了零。我发出了一个无线电求救信
号:“呼号 DEGNU, 从埃姆登到博尔库姆的北海上出现引擎故障。”我伸手到乘客座椅
下,拽出一件救生衣,然后喊道。“穿上它!”。他已经吓得满脸苍白,但我现在也来不
及担心什么了。一切都要快;我甚至连给自己穿上救生衣的时间都没有。这是必须的,因
为我不会游泳。

我飞到北海上方之前的天气情形

 

nordsee

版权© R.Titze

发生了什么?引擎为何出现了故障?我立刻找到了原因:当我打开副翼让暖空气流经汽化
器时,雨水聚集了起来并渗进了发动机。然而,飞机的速度却表明螺旋桨仍然在转。它没
有提供任何动力,同时,它可能仍在将水从发动机抽出来。我唯一的目标是让发动机重新
转起来,所以我一次次地按着启动键。收到了无线电信号,可我只能忽略掉;我没有时间
了。我不断地透过挡风玻璃看着螺旋桨是否已经开始转地更快了。因为外面怒吼的暴风雨
我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。我也看了看发动机的每分钟转数计数器,它仍然在接近零的位
置。
突然在向下30度的位置我看见了白色的什么。我很快意识到了那是浪花;这整个遭遇发生
时我们仅仅位于北海上500米,而且我们一直还在快速降落。一秒钟后,我看见了白色的
浪花迅速地向我们袭来。我知道了,我们不久就会淹没到冰冷的海水之中了...